大消费时代下的金融,各路玩家的普、惠之争

发布时间:2019 / 07 / 12 17:00:00 作者: 来源:原创

贸易、消费、投资被誉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而消费这辆马车的动力在逐年加大。“从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有了深刻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最终消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连续8年上升。”国家统计局数据新闻发言人付凌晖指出。

 

消费的增长变化直接刺激了消费金融的发展,前瞻产业研究院的研究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人民币信贷余额达到93.6万亿,同比增长14.9%;同期消费信贷余额达到19.0万亿,同比增长23.3%。近年消费信贷余额增速显著高于人民币信贷余额增速。预计2019年消费信贷余额将占人民币信贷余额总额的四分之一,并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中坚力量,在消费信贷快速增长的大背景下,互联网消费金融市场也将迎来快速增长。

 

IMG_256

2011-2019年中国消费信贷市场规模情况

数据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

 

市场空间和前景直接产生的是活力。无论是银行、信托的传统金融机构,还是蚂蚁金服、腾讯金融这类从BATJ衍生而出的大型金融科技集团,又或是美团、头条、达飞、拍拍贷等背景各异的企业都纷纷发展消费金融。

 

一场关于消费的金融革命,正在悄然进行。

 

1、八仙过海

 

消费金融两个最核心的生产资料是获客能力和风控能力,盘点当下消费金融的主要玩家不难发现,它们初入局时,要么具备用户、要么有过硬的风控又或是二者兼顾。

 

掌握绝对资金优势的传统金融机构是消费金融的主力军。其中,招商银行有着零售之王的美誉,这个称号先发优势和长期的经营积累,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0年,招商银行就将"零售业务"作为重点发展方向。而传统金融机构中的后发者也于近几年,通过自身的资金优势通过直接经营或与科技公司合作共同分食消费金融的市场份额。

 

借呗、花呗、微粒贷、百度有钱花等产品是互联网系产品是用户、流量变现的典型代表。它们多具备直接或间接具备放贷资质,依靠既往业务累积的用户和数据,获取最初始的业务和风控模型,并凭借互联网与金融之间的联合互动不断拓展市场。这类企业的资金成本较银行高,所以在息费定价上比传统金融接近或略高。

 

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和网络小贷公司具备直接的放贷资质,和互联网系的消费金融公司同为近年来新兴的消费金融“从业机构”,但因为用户规模和资金成本以及盈利、风险方面的考量,息费多在24%或36%两条法定线之下或之间徘徊。

 

拍拍贷、达飞云贷等网贷、助贷机构为非持牌金融科技公司,虽然没有直接的放贷资质,但是凭借科技方面的优势或既往业务的用户积累,服务于民间借贷中的出借人或传统金融机构机构,帮助借款人获取融资服务,达飞云贷是助贷机构中的佼佼者。达飞云贷从达飞集团内诞生,通过自身先进的科技手段及特有的运营模式,为金融机构与有金融需求的民众架设起桥梁:一方面降低了目标人群享受消费信贷服务的门槛;另一方面,达飞云贷有效地帮助金融机构解决了获客过程中“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即金融机构获客难和风险高的问题。

 

金融是资金的融通,而资金融通的本质是资金与资产间的匹配,这个本质决定了消费金融市场的一个上述几类主要的消费金融参与者多多少少都有一部分业务,是以助贷的形式实现的,银行等具备资金优势的传统金融机构负责资金的供给,而助贷机构则负责资产的获取和一部分风险的把控。

 

助贷的存在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扩大了“普”:能够享受金融服务的人群增加;另一方面则降低了“惠”:息费相比银行有所提高。

 

  1. 普、惠之争

     

    我国信贷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是间接融资,即通过金融中介机构进行的资金融通方式。间接融资同直接融资比较,其突出特点是比较灵活,且从业人员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可以将风险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缺点是:会直接提高融资成本,这与零售行业的经销商逻辑类似,经销商将工厂的产品生产出后,经销商低买高卖,增加了买卖效率也提高了消费者的购买成本。

     

    银行这类从自然人直接融资的金融机构是自然人的“资金经销商”,而助贷机构则是银行的的“资金经销商”,如果没有“资金经销商”存在,金融服务效率会大大降低,普惠金融的第一步“普”变无从谈起,而“资金经销商”的存在一定会降低“惠”的程度。

     

    这似乎成了一个难以平衡的矛盾,普与惠究竟哪个更重要?从供需的关系讲,融资是所有人都会存在的需求,哪怕是“老赖”。

     

    笔者曾遭遇一连串心灵的拷问:你知道你什么时候缺钱吗?你知道你缺钱的时候向谁借?这两个问题,换做是手机前的你,你知道吗?如果你知道,那再问第三个问题:你能借来足够的钱吗?

     

    虽然,我国普惠金融发展颇具成果,但依然有很多人很难从低利率渠道融资、融到足够的资。名誉扫地贾跃亭想搞亿元级的融资,难,但他要想借10万块,都有大批的人愿意借;马云再怎么风云,他要是一下想融个几百、几千亿元,谁都得掂量掂量。

     

    因为,无论是人还是机构,信用都是有的,都是有限的,(失信人向亲戚朋友借钱,也是可以借到的)但是融资人的需求不一定是有限的。当融资需求无法通过低利率渠道满足的时候,能不能融资比利率多少更重要。

     

    当供需出现问题的时候,民间的高利贷都是救命稻草,更何况在红线之内的高利率产品。

     

    达飞云贷负责人表示:金融业务的基础是风险定价,过去央行征信系统覆盖率不足,导致很多人的风险无法定价,而现在央行征信日趋完善,百行征信成立,众多金融科技公司的大数据风控系统也百花齐放,我国信用体系建设日趋完善,未来普与惠之间的矛盾一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消弭,不过这需要时间和过程,期间先要普还是先要惠是一个问题。

     

    用融360CEO叶大清的观点来说:“对于金融服务来说,可得性是‘1’,价格合适性是‘0’,如果没有‘1’,后面再多的‘0’也无济于事。”

     

    此外,普与惠在当下也并非不可调和的。乐信CRO刘华年曾介绍其产品设计逻辑,主要内容如下:“用户永远在比利息、比时效性和体验,对于小金额来说,利息差距的问题就没那么大;如果贷一笔款900元,我们18%的息费跟银行12%的利息,中间虽然差6%,但每个月利息只多几块钱,但是用户在我们体验很好,资金想用就能用,因为我们给的不是贷款,是额度。

     

    达飞云贷负责人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收益跟风险之间要做平衡,如果风险大幅度下降的话意味着要拒绝掉很多用户,反之过于放松对用户的审核,又会增加风险。但如果在风险与收益以及用户体验之间取得一个科学的平衡点,用户、助贷机构、资金方三方都会处于一个比较舒服的状态。

     

  2. 大潮下的普惠

     

    普惠金融是联合国系统率先在宣传2005小额信贷年时广泛运用的词汇。其基本含义是:能有效、全方位地为社会所有阶层和群体提供服务的金融体系。当下的众多消费金融公司是实现“普”的生力军,但因为处在间接融资的最后一环,常常因为息费较高而被冠以高利贷之名。

     

    高利贷是不是高利率?一定是,高利率是不是高利贷,不一定是。越过24%黄线,止步36%红线的高利率情况不是三五家企业的个别做法,而是普遍存在于整个新金融行业的现象,而这种现象是当下普惠金融推进的必经途径,如果过于简单的要求降低消费金融的息费,那么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必然降低,很多人将直接失去享受服务的资格,正如叶大清所说,没有1,再多的0有什么意义呢?

     

    消费的大潮,消费金融的大潮不可阻挡,大潮掀起的初期,难免会有不如人意的地方,但有问题,不能一味的批判,最善于施行舆论批判的,不是变革者、创新者,而是泼妇与刁民,对待问题与贡献应辩证的去看。笔者相信,招商银行、蚂蚁金服、达飞等消费金融领域的优秀企业会在不远的未来,逐渐趟出一条能够均衡“普”与“惠”的中国式消费金融之路。